中国用品商务网 - 用品商务网站 !

商业资讯: 新闻资讯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新闻资讯 > 牛熊轮动中,信用品收益率相对利率品有何变化规律

牛熊轮动中,信用品收益率相对利率品有何变化规律

信息来源:yongpin.biz  时间:2019-06-26  浏览次数:12

  本订阅号中所涉及的证券研究信息由光大证券(601788)固收研究团队编写,仅面向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,用作新媒体形势下研究信息和研究观点的沟通交流。非光大证券专业投资者客户,请勿订阅、接收或使用本订阅号中的任何信息。本订阅号难以设置访问权限,若给您造成不便,敬请谅解。光大证券研究所不会因关注、收到或阅读本订阅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光大证券的客户。

  本文作者

  张旭 / 刘琛

  摘要

  广义信用利差由流动性利差和狭义信用利差两部分构成。在多数债牛进程中,流动性利差的变化为整体利差变化的主导,牛市中流动性溢价会带动信用品收益率向利率品逐步收敛。

  狭义信用利差则是信用周期和风险的指标。若基本面和政策面的调整对信用周期的影响增加,或违约等信用风险阶段攀升,则狭义信用利差在广义信用利差中的影响幅度提升。

  在债券市场牛熊转换中,信用品收益率开启变化的时点略滞后于利率品。从利差角度看,流动性利差的变化多数情况下是广义信用利差变化趋势的主导。而近年来,随着信用风险事件的增加,狭义信用利差则更多决定了广义信用利差变化时点和幅度。

  在此类常规债牛的投资周期下,信用品相对利率品的资本利得更为丰厚;我们认为此时对信用品采用加杠杆或拉长久期的策略,可以有效增厚收益。常规债熊进程中,风险偏好逐步转向风险资产;债市策略也会由于国债等收益率的走高,而逐步由加杠杆、拉长久期转变为票息策略。则此时流动性利差对利率品这类避险资产相对不利,但狭义信用利差则随着信用扩张而占据主导。

  1、信用品收益率相对利率品的变化规律

  伴随2010年以来的若干经济小周期,债券市场也经历几轮牛熊转换,而在市场转变的过程中,不同品种的走势会存在时滞和幅度上的差别。在本文中,我们将着重探讨债券市场轮动过程中,信用品的收益率和信用利差与利率品收益率走势间的关系。

  我们选取5年期国开到期收益率走势,作为利率品的主体数据。由于高等级的信用品与利率品的收益率走势较为一致,为更明确的体现二者间的走势区别,我们选取AA等级5年期中票作为信用品的指标。以上两个指标收益率的时间跨度为2008年4月至2019年4月。

  5年期国开和同期限AA等级中票的到期收益率在整体走势的趋势上基本保持一致,即在利率品市场表现的牛熊转变中信用品收益率走势与其基本趋同。然而不同的是,信用品到期收益率变化的幅度以及拐点时点,相对利率品存在差异和时滞。

  2、牛市阶段,信用品收益率相对利率品的变化规律

  按照国开债走势划分,牛市阶段为2008年8月至2009年1月,2010年1月至2010年5月,2011年9月至2011年12月,2014年1月至2016年10月,以及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。以上每轮牛市的启动是无风险利率(即国开债到期收益率)先下行,而信用品到期收益率的下行有所滞后。

  在牛市进程中,信用利差既存在由初期的高位逐步收窄的现象(例如2011年9月至2011年12月、2014年的牛市),也存在持续维持在一定高位的情况(例如2008年8月至2009年1月、2018年至2019年的债牛)。从利差收窄的阶段看,利差由高位收窄意味着信用品收益率初期下行幅度不及利率品,而后逐步超过利率品。其本质为随着债牛深入,流动性溢价的逐步收敛。从利差维持一定高位的阶段看,2008年阶段主要源于“四万亿”投资的拉动下,信用周期的快速扩张;2018年阶段则主要源于违约等信用风险的积累和抬升。

  广义信用利差由流动性利差和狭义信用利差两部分构成。在多数债牛进程中,流动性利差的变化为整体信用利差变化的主导,牛市中流动性溢价会带动信用品收益率向利率品逐步收敛。因而在此类常规债牛的投资周期下,信用品相对利率品的资本利得更为丰厚;我们认为此时对信用品采用加杠杆或拉长久期的策略,可以有效增厚收益。

  而狭义信用利差则是信用周期和风险的指标。若基本面和政策面的调整对信用周期的影响增加,或违约等信用风险阶段攀升,则狭义信用利差在广义利差中的影响幅度提升。

  3、熊市阶段,信用品收益率相对利率品的变化规律

  按照国开债走势,熊市的划分为2009年1月至2010年1月,2010年7月至2011年8月,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,2016年9月至2018年1月。常规来看,债熊主要基于新一轮信用扩张的开始。观察债熊阶段,也可发现信用利差随着收益率的上行而逐步攀升。这意味着债熊进程中,信用品收益率上行的幅度则远高于利率品。

  在非基本面驱动的牛熊切换中,也存在这样的走势规律。例如2013年债券市场,驱动因素并非基本面。年中“钱荒”后,债券市场持续走熊。从信用利差的走势来看,则在利率品到期收益率攀升初期,信用利差先行收窄,而后才逐步走扩。由于本次利率的攀升受政策面因素影响较大,而非基本面因素,则信用品收益率在利率走熊的初期,维持震荡,才导致利差先行收窄。

  从投资人角度,此时风险偏好会逐步转向风险资产。债市策略也会逐步由加杠杆、拉长久期转变为票息策略。此时流动性利差对利率品这类避险资产相对不利,狭义信用利差则随着信用扩张而逐步占据主导。

  整体而言,在债券市场牛熊转换中,信用品收益率开启变化的时点略滞后于利率品。从利差角度看,流动性利差的变化多数情况下是广义信用利差变化趋势的主导。而近年来,随着信用风险事件的增加,狭义信用利差则更多决定了广义信用利差变化时点和幅度。

  4、风险提示

  政策面风险、以及流动性和信用板块的信用风险事件,均会对信用品利率变化产生扰动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EBS固收研究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用品商务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